靖江日语-漫谈日本书道文化与中国的关系

传说日本天平年间光明皇后曾临摹王羲之的《乐毅论》,王羲之典雅的笔风博得许多日本人的爱好,为世人所推崇。日本正仓院内收藏的王羲之书法作品是当年光明子嫁给圣武天皇时的随身嫁妆。日本平安时代假名文字已经确立,迎来了书道的全盛时期。对于皇亲贵族的子女来说,书说是必不可少的修身课。实用的书法转变为技艺之道则是在日本镰仓末期至室町时期。同其他的艺道一样,书道界也产生了不少的流派。书道先驱藤原行成创立的世尊寺派在众多的流派之中享有最高权威。尔后加入这一流派的尊圆创造了独特的书法风格,创立了青莲院流派。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青莲院流派一直是和(日本)式书法的主要流派。不足的是日本室町时期的书道各流派均以秘事口传传宗接代。弟子只知墨守师风,却无心提高书道水平。到了江户时代这种倾向日趋严重。与此同时随着町民文化的发展,作为一种文化教养,日本人当中也开始普及书法。尽管他们的书法并不高明,但是必竟从侧面打破了书道界的沉闷局面。日本人采用临摹的方法,学习书法名字的书法。
明治初期中国人杨守敬来到日本。他将中国的六朝书风传入日本,如同一股春风吹进日本书道界。日本书道开始由尊重个性,保持流派传承向注重自由表现的方向发展。不同于绘画艺术,书法艺术是单纯的点与线的抽象造型。执笔者的思想、感情通过富有弹力的毛笔得到具体的反映。为此,要求执笔者具备高超的技艺,高深的意境,以至否认书法的文字性,强调自由地运用笔墨的超然境地。
日本书道史上的三笔三迹被日本人尊为书法圣人。三笔指空海、嵯峨天皇、橘逸势。其中最出色的首推空海和尚。空海采用王羲之的风格,颜真卿的笔法,加上自己的独创,形成独特的书法笔法,被奉为入木道(书道)的开山祖。空海的代表作有《风信帜》、《灌顶记》。嵯峨天皇楷书为欧阳徇风格。行书、草书则为空海风格。代表作有《光定戒牒》。橘逸势的真迹未能流传至今。《伊都内亲王原文》不过是彷写品而已。除此以外,本阿弥光悦、近卫信尹、松花堂昭乘为宽永三笔。隐元、木庵、即非为黄檗三笔。市河米庵、贯名菘翁、卷菱湖为幕末三笔。
日本书道名家小野道风、藤原佐理、藤原行成被奉为三迹。他们的笔法分别称为野迹、佐迹、权迹。小野道风的真迹堪称日本式书法的典型,代表作为《屏风土代》、《秋萩帖》。藤原佐理的笔风自由奔放,个性很强,代表作有《诗情纸》。藤原行成继承了小野道风的风格,是日本书法之集大成者。行成的书法温雅、干练,代表作有《白乐天诗卷》、《消息》。行成还是书道寺”尊寺派”的始祖,一直受到人们的尊敬。
战后,日中两国书法家之间的交流,更是连绵不断。1958年,以日本著名的书法家丰道春海为团长的日本书道代表团首次访华。1973年起,”全日本书道联盟”每年都派日本书法家代表团访问我国。1977年,著名的日本书法教育家上条信山、种谷扇舟等发起成立了”日中友好书道教育者协会”,为增进日中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作出贡献。著名的书法家除上面提到的以外还有:西川宁、金子鸥亭、饭岛春敬、田中冻云、柳田泰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