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日语-日本风情文化–来自生命的美丽与哀愁

《雪国》讲述的是一个唯美的故事,其中渗透着一种自然和人性的完美结合,这是一部古典与现代交织的作品,其中包含着种种作者的深思,对人性,对美,对爱情的深刻感受,在充满诗意的抒情当中,作者细致而准确的呈现了一幅如同桃花源般的偏僻温泉山谷里如梦幻般的故事。我们在这种亦真亦幻的景致中,仿佛听到了辽远的山谷中传来了阵阵悲戚而绝望的余韵。它来自作者的内心,来自悲怆的故事情节,也来自于人类共同的灵魂。   整部作品充分展示了日本民族文化心态和艺术特色,其中处处浸透着传统的美的气息。这种美是朦胧的,虚幻的,冷艳的甚至是悲戚的。作品中的典型的人物,以及他们丰富的情感和独特的性格,给我们留下了深刻而清新的印象。以致当我们掩卷的时候,那声声铿锵的琴声,仿佛空灵虚幻的余韵,依然久久萦绕挥之不去。   整部作品是围绕主人公岛村的三次去雪国的经历而展开的,故事中充溢着岛村的意识流,他对驹子的触觉美的感应,是真切的。但是他的人生态度却是空虚和荒诞颓废的。在小说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的悲哀,在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中,他只有通过和女子的邂逅来抚慰自己空虚的心灵。他的意识似一团火焰,在朦胧的情景和和他有冲突的两名美貌的女子之间跳跃着,他只能用敏锐的知觉去感受女子的美,在无意中成了驹子生命中唯一的知音和生命寄托,在他的游戏态度之下,他无法承受驹子热烈的爱情,最终导致他生命罪孽的疼痛和生命的愤懑与绝望。   主人公驹子是个对生活有着无限追求的女子。她果敢,热烈,对生命充满希望,她勤奋刻苦的学习精神,对艺术的领悟,对屈辱的抗争。她苦苦追寻的爱情,她不失做人的本分,为了情义而勇敢的付出。她不是顽劣而放荡的风尘之人,她也想拥有正常人的生活,她也想清清白白的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合。可是,她却无法抗拒命运的折磨,怯懦的岛村无法给她幸福,他把情感转移至叶子,而叶子的死亡,对于他,竟然也像是一场虚幻。   驹子面对着空谷和大自然,练成了一曲精湛的《劝进帐》,她的孤独之中甚至充满着圣洁的意味,她的生命悲剧引发了我们无限的思索,她铿锵的拨响的琴弦,只留下一道空灵,绝望的,甚至虚无的余韵。我们不禁思考,这样一个拥有完整生命的女子,努力向上的女子,为何逃脱不了命运的设置,沦落成为有闲的阶级的玩物,落得如此悲惨的命运呢?   作者在此处,也对日本旧社会提出了控诉,对社会底层的妇女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她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朦胧的,虚幻的,幽玄,时间的甚至空间的美,被残酷的现实所挤压,驹子是个社会地层的艺妓,她渴望爱却得不到爱,叶子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成为了这个社会的殉葬品,人性和自然的美毁灭了,重生了,最后只有悲戚的声响空留在岛村的心中。驹子和叶子,占据着岛村内心以及灵魂,构成了岛村的生命中绚烂的色彩,在叶子陨落的那一刹那,整个银河向岛村心坎上倾泻了。而此时,在读者的心中,也形成了一片灵魂的乐土,如同雨后的山谷和天空,如此干净而清澈。